木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跟一位CEO聊腾讯IT观察

发布时间:2020-03-11 12:28:52 阅读: 来源:木托盘厂家

跟一位CEO聊腾讯 峰哥:把你的观点提前在微信上分享了。有人猜你是腾讯的敌人,是蓄意抹黑。

某互联网公司CEO:说老实话得罪人。而且就算是腾讯高层,我相信对这些观点的态度也会不同。我算是腾讯的盟友。我肯定不想看到盟友一家独大,但一定希望盟友健康、从容。而不是相反。

峰哥:其实就算是对手。只要言之有理,也但说无妨。

CEO:腾讯老业务见顶,新收入还看不到。PC上的用户数据停滞。青黄不接的局面表示腾讯的能力遇到了瓶颈。

峰哥:不是有微信吗。

CEO:微信只是特例。要看整体。张小龙的广州研发部本就是相对独立的特区。不在深圳不在北京。离老板远,不属任何BU。这是马化腾几年前放的一个子。是意外之喜。

峰哥:微信不能代表腾讯?

CEO:近两年腾讯主力想做的事,哪个出彩了?搜索、电商、微博。都有起色但都不硬,跟微软做搜索、谷歌做社交差不多的状况。就看马化腾挺在意的安全,3Q大战两年了,但产品做得如何?我用起来都不爽。这才是腾讯的现实。

峰哥:这么比确实有落差。

CEO:我遇到腾讯人一提起微信就觉得自己牛。醒醒吧,它牛跟你没一毛钱的关系。相反人家正因为想法、做法跟你不一样才牛。它既不是无线BU,也不是社交网络BU做起来的。微信却让大部分腾讯人也包括一些管理层有种虚幻感。这挺危险。

也许有人是觉得可以抱微信这条大腿再寄生个三五年好日子。我觉得微信要开放才能达成它的目标。以前抱QQ大腿的活法可能行不通。

峰哥:张小龙貌似不是平常的管理者印象。

CEO:有活力的企业一定要有人对老板说NO。要么我做要么你做,你要做的话那我就不做,我要是做不好就杀头。要把产品、开发、推广掌控在自己手里,不要对联合项目组心存幻想。

峰哥:腾讯问题在哪。

CEO:青黄不接时最该做什么?我觉得是重大业务加大投入。而不是平均用力,美其名曰赛马中相马。十块钱押十个项目,9个半都平庸。要有人拍胸脯说,一定要押这个,别的别干了。

峰哥:似乎腾讯也在提精品策略。

CEO:还要克服防守和恐惧的心态。

小股份入股开心网是个防守。不清楚它有啥快速增长的空间,恐怕也没想好跟腾讯朋友、微博怎么搞。担心是最大的动力,怕它跟对手结合威胁到自己。封锁是没边际的,防不慎防,摁下葫芦浮起了瓢。

峰哥:那高朋是防守还是进攻?

CEO:团购火了,我也要做。但没坚定的打法。就跟Groupon合资,各占50%。看起来不会错的安排,必定有大错。没人拍胸脯把事扛下来。没人绝对主导。这就是恐惧,是防守。

峰哥:恐惧的源头在哪。

CEO:3Q大战后心有余悸。各业务线见顶,难维持50%的增长,PC各条业务的用户数据没什么增长。难免心慌。心慌,却没做好一个业务的坚定决心,就会做一些看起来不会错的事。保守和平均跟着就来了。

峰哥:恐惧是种氛围?

CEO:不觉得马化腾他们有多恐惧。但像腾讯这种大公司,情绪会逐层放大,然后变形。列宁说红军嫖娼影响作战,下面的人就直接把妓女都杀了。大企业就是这样。

峰哥:这不能持久。

CEO:我接触到腾讯的总经理谈论创业的明显多了。而且这些人并非全是不得意的人,有的也是老板喜欢的中坚力量。越是有冲劲的人,越会在保守而平均的环境里受挫。估计1年后会有一些中层创业,这1年是他们的准备期。听话、喜欢安全感、习惯在温室生存的人相对更愿意在大公司工作。不是所有的一流人才都能留住。

峰哥:具体举例。

CEO:如果不去押注赌长期的新业务点,老板其实就变成投资人。均分资源,规避风险。看账本算账,只算小账不算大帐。

我听说电商的KPI里居然有一项是广告收入。下面去做收入,是为完成KPI;完成KPI,是为保证公司的投入不减少。还是小步快跑的做封闭产品的老一套。不是看准、投入、冲破临界点的开放系统的打法。

KPI里成分越多越杂,表示大公司病越严重,越不能有效率的进攻。这是保守文化和平均主义。放手给敢拼的人资源,他们的魄力就会自然冲淡恐惧心态。

峰哥:开放是腾讯的大事。

CEO:我觉得开放不及格。新企业起不来。能搞定腾讯的人的开发商就牛逼,像淘宝的小二。我了解大部分的收入归前十的应用。大量应用赚不到钱。得从人治体系转向市场体系。

峰哥:你之前说没资格给腾讯提意见。但提醒两句也无妨。

CEO:建特区。给更大自主权。甚至独立上市。把心气高、不想受束缚、有胆量的人留住。特区成本不高,但若尝试成功就收益明显,能削弱官僚和平均主义。

制度化的管理无法得到创新的员工,就算砸再多资源也是南辕北辙。就需要体制外孵化,高容忍,不遗余力的支持。

峰哥:独立上市不现实吧。

CEO:不妨作为个可能去摸索。腾讯确实要钱有钱要资源有资源,但大一统的架构就是难激励新业务。意思是要足够的放权+足够的激励。别以为资源+管理就能通吃,没有不趴下的。

峰哥:你对开放有意见。

CEO:要彻底开放,要赢得别人的尊敬而不是屈服。开放涉及到内外部的利益链条。不彻底的开放,就成了利益寻租的舞台,加剧官僚腐败和勾结。至少,不能停下走向开放的脚步。

峰哥:大公司病就没治吗。

CEO:大公司特点是什么?有大资源。这导致在市场上能拼杀出业绩,但用公司资源砸也能有业绩。就会有能力弱的人在内部搞关系,获得资源、获得保护、再获得业绩。另一种人就不爽。公司越大,搞这个就越有空间。

峰哥:所以关键在资源。

CEO:公司资源可以用。但要按市价。你用资源的性价比只有市场的一半还越来越低,那就别用了。货币化,亲兄弟明算账。也许大家赚的钱差不多,但一除以成本,就知道谁没穿底裤了。公司越大,蛀虫越多,藏污纳垢的能力越强。

峰哥:若真货币化。那这还是一个公司吗?

CEO:核心业务,先独立孵化、再全力支持,就像微信。非核心业务,货币化的结果就是彻底开放。开放就是把内部资源市场化,不分亲疏,价高者得。就是让市场的溶剂溶解掉内部的硬疙瘩。

峰哥:百度和阿里呢。

CEO:百度近两年用投资的方式体外发展新业务。李彦宏喜欢把流量算成钱入股。这不正是货币化吗。做得好就再买回来。比如奇艺。阿里是有一个新业务就拆分一个。既用老资源帮新业务发展,又令新业务有压力和机制独立成长。两头好处都占。

峰哥:握住核心,开放周边,用交易替代管理,用孵化替代包办。对治大企业病。

CEO:说来容易做来难。我觉得最有价值的是看转变的范围、轻重、快慢如何与现实取舍。治大国如烹小鲜。期望多年后能回过头看清楚马化腾们的博弈过程。

云科技

变动成本率

人民币大小写转换

会计专业技术资格考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