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给困境儿童更多温暖

发布时间:2020-07-13 15:58:23 阅读: 来源:木托盘厂家

在洛宁县,困境儿童正享受温暖的救助。张龙涛 摄

●他们不是孤儿,却面临诸多困境,被称为“困境儿童”。

●洛宁县作为全国四个试点地区之一,把困境儿童纳入保障体系。

●河南省有近5万名困境儿童,今年,河南省将加大困境儿童的救助力度。

●救助困境儿童,尚需国家更多配套政策。

不是孤儿,却享受不到父母的爱

冬日的一个傍晚,洛宁县儿童福利院,放学回来的孩子们从大门口欢快地奔向各自的教室。9岁的张晓宇刚拿出课本,就看到洛阳市民政局社会福利科科长王海建走进教室,他欣喜地跑过去抱住王阿姨。

说起这个虎头虎脑的大眼睛男孩,王海建不胜唏嘘:晓宇的妈妈在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爸爸有智障,在街边捡拾垃圾为生。他由亲戚带大,5岁时被送回父亲身边。可父亲一犯病就打他,孩子不敢回家,渴了喝点凉水,饿了捡些东西吃,晚上就睡在狗窝里、牛棚下、汽车下……好心的村民上报到乡里。民政部门了解情况后,经晓宇父亲同意,将孩子接到福利院养育。

刚到福利院,晓宇一不顺心就撒泼打滚。“孩子从小没有妈妈,极度缺乏安全感。”王海建说。

一次,晓宇重感冒高烧不退,福利院的阿姨守了他一天一夜,终于退烧了。阿姨搂着他喂水时,晓宇小声地说:“阿姨,我能叫你一声妈妈吗?”阿姨紧紧地把晓宇抱在怀里,在场的人无不动容,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的孩子,终于叫了今生第一声“妈妈”。

晓宇的遭遇代表了困境儿童现实的生存状态。困境儿童不是孤儿,父母中至少有一方健在,但因重病或重残、服刑等原因,暂时无法履行抚养义务,大部分孩子由亲戚或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照顾,或寄养在邻居、父母的朋友家中。这样的孩子在我省有近5万名。

2011年,河南省全面建立了孤儿福利津贴制度,但按照政策规定,困境儿童未纳入保障体系,他们的生存和教育状况令人堪忧。2013年6月27号,民政部决定,在全国四个市、县开展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建设试点,将困境儿童纳入保障范围,我省的洛宁县便是试点之一。

光给钱还不够,更要全方位救助

乡村的冬天,夜晚格外寒冷,洛宁县庄上村一处土坯房里,借着里屋微弱的灯光,王宁正在认真地写作业。

这是一间约三十平方米的土坯房,屋内仅有一大一小两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和一些杂物。屋顶怕漏雨用塑料布蒙着。土坯房里最为醒目的就是,斑驳的墙壁上贴着七八张奖状。王宁每次都是期末考试前三名。

这个紧抿着嘴唇的9岁女孩,去年不慎被开水严重烫伤。她的哥哥患有智障,父母亲靠种地打零工为生,2万多元的手术费对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而孩子的治疗却迫在眉睫。“要不是政府给几千元医疗救助金,俺这孩子还不知咋办呢。”王宁的妈妈抹着眼泪说。

在困境儿童救助上,洛宁一直走得比较靠前。2011年,他们就将孤儿救助范围扩大到“困境儿童”,覆盖面也从最初的500人到5800人。而民政部确定的四个试点中,与江苏昆山、浙江海宁、广东深圳相比,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洛宁无疑是经济最贫困的一个,也是中西部的唯一试点。

2012年,洛宁县制定了面向困境儿童的分类保障和救助政策体系。其中,农村困境儿童每人每月救助150元;城镇困境儿童每人每月救助243元;为父母健全的贫困家庭儿童办理最高标准的城乡低保。

“孩子们需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洛宁县民政局局长李英涛说,洛宁县又构建以满足困境儿童需求为导向的助养、助困、助医、助学、助业“五位一体”救助体系,从抚育、医疗、就学、就业等方面分别救助。

钱从哪里来?目前,困境儿童保护主要依靠县财政拨款、福彩收入和社会捐助。特别是借助儿童福利院的平台,开展儿童慈善项目。

但这些远远不够,随着各类救助的开展,经费和人员也捉襟见肘。“现在只能解决困境儿童的生存权,教育、就医和心理健康方面的需求,还远远不够。”李英涛说。

而且,光针对孩子给钱还不够。困境儿童的情况各异,有的可能还不如孤儿,不仅要照顾自己,可能还要照顾残疾或痴呆的父母,承担起家庭的重任。

困境儿童救助面临的问题,还有补助政策上的空白。国家对孤儿、艾滋病患儿生活保障有明确的政策规定,但是对其他困境家庭的儿童,如何救助、保护还没有相关政策规定和制度。

更让人担心的还是心理问题

说起困境儿童,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处副处长董辉至今难忘去年在商丘见到的小峰。

小峰的父亲在与母亲的争吵中用刀捅死了母亲,8岁的小峰亲眼目睹了这一惨剧。父亲被判入狱后,他跟着大姨一起生活。大姨有两个正上学的孩子,一家人依靠在路边摆小摊度日。当地民政部门了解情况后,给予了一定资助。

当时,董辉在商丘督查孤儿津贴发放情况时,听到小峰的境况,执意去看看。那是一天中午,小峰正在街边给大姨帮忙。董辉问起孩子的生活状况,小峰的大姨开始诉说自己的困难,不免开始抱怨孩子父亲不该杀了孩子母亲……她越说越激动,声调也越来越高,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小峰已经哭得稀里哗啦。

“不要再当着孩子面说这些了!”董辉眼圈发红,近乎粗暴地制止了她。回来后,董辉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眼前总是晃动着孩子哭得不能自已的样子。

董辉告诉记者,困境儿童的监护大概分为三种情况,有的是祖辈监护,只能是止于吃饱穿暖;有的是由叔伯、亲戚、朋友等担任监护人,但在情感上与困境儿童的距离较大,易忽视孩子心灵、精神上的需求;还有出现反监护现象,即孩子反过来照顾年迈的老人,使得孩子弱小的身体和心灵不堪重负。“这些孩子最容易产生心理问题。”董辉忧心忡忡地说。

这一点,在集中抚养138名困境儿童的洛宁县福利院也得到了证实。

福利院里的孩子普遍成绩不好,不及格是常事。为了鼓励孩子们好好学习,他们想了很多办法。只要孩子考及格,福利院就给发奖状鼓励。记者在福利院的教室里看到,墙壁上贴满了奖状,“学习进步奖”、“进步明星”、“学习之星”……名目繁多的奖状记录了孩子们点点滴滴的进步。

院长裴中海更担心的还是心理问题,这些孩子有的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有的打架骂人,无所顾忌,归根结底还是极度缺乏安全感。“困境儿童如果缺乏心理干预和关爱,长大后很有可能成为问题孩子。”但眼下,福利院工作人员配比严重不足,工作人员大多为聘用,工资偏低,流动性大,急需吸纳大量医疗康复、特殊教育、心理学、社会工作等专业技术人员。

他们需要温暖的“家”

洛宁县儿童福利院的一楼会议室里,摆放着12岁的欣欣和西班牙“妈妈”的合影,长头发的欣欣在“妈妈”的怀抱里快乐的笑着。如今,她已在西班牙的家中度过了一年的时光。

欣欣的家在半山腰,妈妈去世得早,爸爸在山上放牛,一去就是十几天。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下乡普查孤儿情况时,发现了独自在家挨饿的欣欣。通过和欣欣爸协商,将孩子接到福利院。

“欣欣刚来时,蓬头垢面,经常大吵大闹,到处乱跑。经过一段时间的关爱和心理辅导,生活逐步走向了正轨,学习成绩也从最初的十几分到及格。”裴中海说,2012年底,通过办理涉外收养手续,欣欣被一个西班牙家庭收养,现在过得很幸福。

“福利院并不是孩子们最好的归宿,他们生活的最好环境还是在家庭。”裴中海说。国内收养大龄困境儿童往往有很多顾虑,为此,洛宁开始将涉外送养的范围由孤儿扩大到大龄困境儿童。像欣欣一样,如今洛宁县已经有17名困境儿童实现了涉外收养,还有10余名大龄困境儿童正在办理手续。

裴中海告诉记者,涉外收养有一套严格规范的实施程序,前期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涉外收养的养父母一般收入较高、富有爱心且无任何不良记录,他们能给予被收养的孩子无私的关爱。所以能够“配对”成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但令裴中海作难的是,福利院可以照顾这些孩子,也可以帮助寻找收养家庭,但这些孩子并不能按照“弃婴”相关规定被领养。根据《收养法》规定,只有监护人放弃监护权,相关部门和个人才可以收养孩子。但现实生活中,困境孩子的家庭几乎没有放弃监护权,把孩子放在福利院,也只是临时转移监护权。

困境儿童的状况,引起了各级政府的重视,除了洛宁,我省各地也在积极行动:商丘县对重度残疾儿童每人每月发放100元生活救助;中牟县对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发放每人每月350元的生活救助,荥阳市利用慈善资金对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参照孤儿发放基本生活费……

2014年,我省将适度推进困境儿童分类保障试点工作。同时,儿童福利机构建设也在加强。到“十二五”末,我省每个县(市)要建设一所集儿童养育、康复、培训于一体的综合性社会福利中心,部分县还将建设专业儿童福利院。在社会各界关注下,越来越多的困境儿童将会有自己温暖的“家”。(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困境儿童名字均为化名,照片也作了处理。记者 李红)

徐州定制西服

承德西装定做

新疆工作服定做

扬州工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