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伏魔阵和嘉定三屠[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1:20 阅读: 来源:木托盘厂家

清兵占领北京以后,多尔衮派大将多铎率军南下。50万大军浩浩荡荡,攻城破郡,所向披靡。一路上,清军颁布了一道剃发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强迫汉人剃光前额,留长辫子。“剃发令”激起了民愤,各地军民纷纷组织起来奋力抗清。

江南小城江阴,百姓听到消息后非常气愤,跑到县衙要求官府把百姓组织起来操练,以便与即将杀来的清兵拼个你死我活。那时候,县里的大小官员被清兵吓得差不多都跑光了,只有一个叫阎应元的典史还坚守岗位。

阎应元来到百姓中间,把手一摆,“乡亲们,现在江阴危急,大家愿意拿起刀枪保卫家园,应元非常感动。如果大家信得过我,就听我统一号令,我保证清兵有来无回,不敢伤江阴一草一木!”老百姓一听,全都喊了起来:“阎典史,我们都听你的!”阎应元点头,让大家先各自回去,请保甲长都留下。

第二天,全城百姓就干开了,有的挖沟、有的栽树、有的打铁、有的破木,那阵势好像要把江阴城翻个底朝天。有人不解,问阎应元:“典史,清兵现在已经打到扬州了,你不带领我们练兵,在城里挖沟种树,还做这么多木鸟、木牛、木人干什么?”阎应元一笑,“清兵用不了一个月就杀到江阴,我们就是昼夜操练,能练得比清兵还厉害吗?要退清兵必须智取。”人们明白了阎应元的意思。

20多天后,江阴城变了样儿。城外10里种上了树阵,树阵坐落八方,一共8个树阵,合为八卦,城中以一条弯曲的通道分为阴阳两部分,通道两旁种着一抱粗的大树,站在城头一看,整个江阴城就是一个阴阳鱼。老百姓不知道,这是阎应元精心布置的“伏魔阵”,按照八卦,设置了“生、死、惊、伤、景、开、休、杜”8阵,8阵又可衍变成64阵,64阵可生365阵,阵中机关重重。

布置好了伏魔阵,阎应元把保甲长都集中到一起,告诉他们阵中机关所在。保甲长明白之后,又回去转告各户。阎应元告诉大家,每天城门大开,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如果清兵进城,他会在兴国塔和安邦塔上用塔钟发号,告诉大家如何去做。

兴国塔和安邦塔是江阴城中最高的两座建筑,分立东城和西城,正好处在伏魔阵的两个阵眼之处。阎应元把伏魔阵的总机关就设在了两座塔中,两座塔有守城军兵把守,他每天通过暗道滑车往来于两塔之中,观察城内城外动静。

这一日,多铎率领30多万清兵进入了江阴境内。清军从北到南这一路杀来,虽然攻下了许多城池,但也是损兵折将,50万大军损失了一小半儿。到了江阴,多铎留了个心眼儿,他在城外50里扎营,派探马先打探城中消息。10多个探马分几路奔向江阴城,不多时,探马回报,说江阴城平安无事,城里城外一片祥和。多铎一听,觉得奇怪,决定先派精兵1万,分4路进城,如果无人反抗,再派大批人马进城。

索力率领1万精兵顺利通过了城外树阵,又通过城门来到城中。一看,江阴百姓全都在道路两旁扭着秧歌,一边扭一边走,像是在夹道欢迎索力。索力高兴了,抬头就看见一个漂亮姑娘,那姑娘一边在路边跳着秧歌,一边冲他微笑。索力的魂一下子就飞了,催马就朝姑娘冲了过去。那姑娘一见,迈着蛇形步跑进了一条巷子,索力催马紧追。追到一个死胡同,姑娘跑进了院子。索力也打马进院,在院中转了一圈儿,发现姑娘没了。再一看,院门不知什么时候关上了。这时,就听兴国塔上传来一声钟响,索力没有在意,正四处寻找,就听脚下传来“嘎巴”一声响,随即身子便向下一沉。索力催马想跑,但为时已晚,连人带马掉了下去。翻板下面是一个旋刀阵,索力和马一掉下去,旋刀阵就飞转起来。不多时,索力和战马就变成了血水。姑娘从墙中走出来,又回到了大街上。

索力失踪了,多铎命另几路先锋分批进城,自己指挥大军在江阴城外扎营,等将江阴制伏之后,再进军嘉定。

此时,阎应元正站在兴国塔,他见清军通过树阵,便开启机关,又敲响塔钟。

城中机关一开启,先期进城的1万清军可就遭殃了。清兵想往城外逃,还没跑到城门口,就被路边大树中飞出的箭弩射死了。老百姓从暗道中跑出来打扫战场,把清兵尸体扔进碎肉阵,片刻工夫,血水便从地沟流进护城河,河水顿时成了血浆。

多铎觉得事情不妙,打马来到城下,见城头上无一兵一卒,护城河的河水却被鲜血染红了。多铎下令清兵用大炮轰城。

轰击了一阵子,多铎透过城墙缺口往里一看,城中百姓仍然在街上行走,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多铎气坏了,命令弓箭手射击。弓箭手往城墙上一冲,城中传来三声钟响,再看城中百姓,一个也不见了。

多铎命令5000铁骑军进城开路,扫清城中机关。铁骑军排成一字长蛇阵,鱼贯进城,用长矛戳地试探机关,遇到翻板、转板、陷坑,便在上面撒上白灰绕道而行。铁骑军身后跟着几辆炮车,开出一段路,大炮便四处乱轰。站在安邦塔上的阎应元一看,就拉下了一道机关闸,只见街道两旁的树木摇动起来,摇着摇着,树干上出现了一个个窟窿,一道道火舌从窟窿里喷出来,把铁骑军团团围在了中间。清兵在铁甲里烫得难受,纷纷脱掉铁甲奔逃。阎应元一看,又拉下一道机关闸,树木停止摇动,箭弩却从树中射了出来,5000铁骑军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堆烤刺猬。

多铎把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他心疼得直跺脚,决定留下10万人马把城死死围住,直到把城里的人都饿死为止。其余人马继续前进攻打嘉定。

多铎的主意刚刚拿定,还没来得及传令,就见城中飞出无数只老鹰,仔细一看,那些老鹰都是木头做的,每一只都3尺有余。多铎心说怪了,木头鹰也能飞?这些木头鹰飞出来要干什么?多铎不知,这是阎应元伏魔阵中的“天鹰阵”,这种天鹰藏于各家各户的屋顶,内设机关,可自己飞行。阎应元见清兵不再进城,开始用天鹰阵反攻了。

就见天鹰铺天盖地向清军飞来,飞到清军上空便俯冲而下。天鹰撞上清军,便轰然而炸,眨眼之间,清军便被天鹰炸得人仰马翻,血肉横飞。清军阵脚大乱,互相踩踏,死伤大半。多铎一看,这仗没法打了,围也围不了,撤!多铎一声令下,清军后队变前队,分四路后撤。可清军撤退必须经过城外的树阵,却不知那树阵比天鹰还厉害。站在塔上的阎应元见清兵陆陆续续进了树阵,立刻启动了树阵机关,八方树阵立刻倾倒,将清兵卡在了中间。二十几万人马在树阵中进不能进,退不能退。顿时乱作一团。就在这时,树阵中的树木树皮纷纷开裂,数万只箭弩齐发射向清军。清军本来已成惊弓之鸟,再被暗箭一射,就彻底乱了营,谁也管不了谁,纷纷逃命。多铎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用盾牌护体,好不容易才逃出树阵,可还是被一支箭射中了屁股。

清兵一直南逃,直逃到江阴境外,才慢慢集中休整。多铎让人一清点,30万大军只剩下不足10万。多铎哭了,我打了这么多年仗,就没这么窝囊过,回去之后,我怎么向亲王交代?多铎捂着屁股抬头一看,清军已近嘉定,便咬牙切齿地说:“可恶的汉人,真该千刀万剐!江阴这么难打,我就不信嘉定也是如此!”他把腰刀往空中一挥,“军士们,给我荡平嘉定,我要屠城雪恨!”

气急败坏的清军杀向嘉定,嘉定军民奋勇抵抗,但还是敌不过疯狗一样的清军。最后,清军冲进嘉定城,屠城3次,2万多人死于清军的屠刀之下,这就是历史上著名惨案“嘉定三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