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远举豪车垄断是政府授权造成的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5:59 阅读: 来源:木托盘厂家

刘远举:豪车垄断是政府授权造成的

近期,中国政府向奥迪、奔驰 、克莱斯勒等多家跨国企业发起密集反垄断调查。为了回应发改委反垄断调查,日前,广汽丰田、广汽本田、捷豹路虎、奥迪、奔驰等多个豪华车品牌相继宣布,将下调部分车型的市场指导售价、零配件以及售后服务等价格。  另一个问题则是配件零整比,即市场上该商品全部零配件的价格之和与完整商品销售价格的比值。今年4月份,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中国汽车维修协会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京奔驰C级W204车型,其零整比高达1273%,也就是说,如果更换这款车的全部配件所花的费用可以购买同型号12辆整车。这个比值已是汽车发达国家零整比均值的4倍多。

那么,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对于维修、零配件定价,本来就是利用缺乏价格弹性来定高价格,这是市场的常态。记得大约是在1990年代末期,学生中流行索尼随身听,其配件也是十分昂贵的,一个原装布袋要50元,在当时,这足以维持一个学生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显然,布袋的功能是可取代的,用一个类似的袋子也可起到携带保护作用,所以,高定价不仅仅是源于功能,也是源于品牌产生的缺乏价格弹性,这与一个爱马仕包的定价有相似之处。  而且,消费者对于这些信息并非毫不知情,并不是一开始完全不知道,买了车才发现上了贼船。实际上,对于各种车型的保养、配件、维修价格,各种专业网站上的介绍,对比非常之多。  不过,事情还有另外一面。透明的信息是良好市场必不可缺的一部分。现实中,这些信息虽然存在,但是有一个可及度、传播度的问题,媒体报道可以使配件信息、维修价格、海内外价格更透明,使消费者在充分知情下做出选择。从实际情况来看,媒体报道,引发讨论,这会在消费者中形成一种情绪与共识,最终形成更多人的用脚投票,逼迫厂家做得更好。这才是市场变化的正确机制。  这样的机制是真实存在的。前几年的单向收费争议,虽然从成本的技术构成来看,通话的双向收费是合理的,但是,消费者的情绪如此,久而久之,自然有运营商响应,然后,竞争之下,所有运营商只有跟进。再如现在的流量转结争议,消费者希望能把用不完的流量转移到下个月,虽然,同样的,从流量的技术机制来看,这是不合理的,但是,只要在大多数消费者中形成了这样的情绪,自然有运营商会响应。事实也正是如此,不管是现在的虚拟运营商,还是广东移动,都出台了类似的政策来满足消费者流量转结的心理需求。  但是,也应该看到,一方面,消费者集结起来的共识与情绪,可能改变市场的基本面,促使商家让利,但也很有可能,在市场基本面不变的情况下,厂家搞早三暮四,从更加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找回来。比如计算机组装机销售,也有类似情况。在配电脑的时候,商家赚钱最多的,不是消费者高度关注、仔细比较价格的CPU、内存、主板、显卡,而是消费者一般不怎么关注的机箱、电源、音箱。  商家的垄断与操控,归根到底无非是利润率的问题,长远来看,最能影响利润率的还是来自于市场的竞争。所以,对于市场化下的、非行政的垄断,政府不必干涉太多,最终靠市场来打破,比如,真正很大程度上打击微软的,不是欧洲国家的反垄断,而是苹果与Google.  零整比的问题,从更大范围来看,与市场的竞争状况有关,与厂家的定价能力有关,零整比问题,只是厂家定价能力在配件上的体现,而这个能力在整车定价上体现得更加明显。  目前,奔驰、宝马以及奥迪的进口车在中国市场都比国外贵许多,据媒体披露,奔驰GL350在美国售价39万元人民币,中国市场卖到103万;宝马X5 xDrive50i在美国售价为44万元人民币,到了中国就变为了177万,即便刨除关税、运输等影响,这个价格也是不合理的。  实际上,讽刺的是,造成目前局面的,很大程度上,正缘于政府对市场的干涉。此前,在有车企因涉嫌垄断被发改委约谈的消息爆出后,多家企业否认被调查,同时强调自己“遵纪守法”。这些企业所提的“法”就是由商务部、发改委和工商总局共同颁布的《汽车品牌营销管理办法》  《办法》规定国内汽车经销需取得整车厂授权,实际上,这个办法赋予了汽车厂商授权的特权。汽车厂商有了授与牌照的特权之后,多数跨国车企根据《办法》在我国设立独资子公司,作为总经销商统一管理全国经销网络,其他商家没有汽车厂商的授权,无法在中国合法地销售同品牌车辆,实质上形成某品牌的授权专卖制度。  汽车行业厂商的定价行为背后有复杂的机制,历史数据、前期调研,销售期的加价、降价,都有谨慎的决策链。厂商是一个谨慎、精明的决策者。如果存在大量独立经营者,独立经营者的决策会更加多变,厂家谨慎、精明的定价策略就会被冲抵掉,市场竞争压力就更容易传导到厂家。但是,由于《办法》的存在,使厂商可以控制经销商,这实际上减少了市场主体,形成多寡头竞争。当市场上只剩下几个谨慎而精明的决策者时,这就使得各竞争方更容易形成默契。  所以,在授权专卖制度下,当各竞争方达成默契之后,厂商就有能力去掌控生产、进口、经销等价值链核心环节,通过对分销商4S店进行限价、限定折扣、限定转售等方式,控制价格,赚取巨大利润。可以说,整车流通和维修环节垄断,都始于《办法》,是政府授权之下的垄断。  从根本上解决豪车定价问题,首先应该停止实施总经销商和汽车品牌授权经销商备案工作,这也符合中央简政放权,减少审批的大方向。值得高兴的是,根据中汽协透露,国家有关政府部门正组织汽车行业对《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进行修改与完善,希望能有效地促进汽车市场的健康发展。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项目研究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