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酒店的最后一个房间-(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1:06 阅读: 来源:木托盘厂家

小张要去另外一个城市出差,他要去的城市,是一个有着悠远历史,和痛苦经历的城市。

这座城市是当年国民政府的首都,也有着让人心痛的历史,这片土地上,有着太多太多,无辜的灵魂。

现在不是纠结民族情感的时候,那些日子早已经离我们远去,一去不复返。

现在的人能有几个还记得这座城市所遭遇的痛苦,小张想着那些新闻上曝出的各种官员的丑陋姿态,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哪里还记得那些日子,哪里还记得所遭遇的痛苦,哪里还记得我们的今天是用他们鲜血换来的?

小张来到酒店门前,这家酒店颇有历史,看上去古色古香。

这个酒店还在这里,但是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老板了。

直接来这座城市出差,一定少不了来这座出名的酒店里面,听说以前有很多有身份的人,都在这里住过。

他来到酒店的大堂,大堂里面金碧辉煌,像是一个小小的宫殿,左边有一个小小的咖啡厅,右边则是一个吧台,两个漂亮的前台小姐正站在那里面带微笑。

小张走过去礼貌的说,“你好还有房间吗?”

前台小姐露出了职业的微笑,她非常专业的说的到:“对不起先生,请问你有没有预约?”

小张觉得奇怪,现在住酒店也有预约?小张木然的摇摇头。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酒店的房间都已经预约完了,请您到下一个酒店去看一下好吗?”前台小姐还是带着职业的微笑,有礼貌的说到。

小张觉得非常的失望,这个时候一个像是大堂经理的人走了过来,前台小姐给大堂经理说了一下小张的情况。

大堂经理笑的更加的灿烂,他嘿嘿都说到:“您好先生,我们酒店还有最后一个房间,本来是有一个客人预定的,但是这个客人临时有事儿,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不过来了,你看我们把这个房间给你好吗?”

本来觉得失望的小张听见大堂经理这样说,他他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刚好在自己来的时候,有一个客人退订了,你刚好可以在那个房间。

于是小张点点头,“好吧我就用了个房间。”

大堂经理呵呵的笑着离开了,前台小姐给小张办了入住手续,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最终前台小姐也没有跟小张说其他的。

工作人员将小张带到了酒店最后一个房间,小张不是经常出差,自然没有听说过在酒店入住的时候一定不能住酒店最后的一个房间。

如果入住酒店,最后一个房间,那么你很可能遇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酒店人员一离开,小张就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床上。

大酒店就是不一样,房间里面特别的干净舒适。

房间里面有一股香香的气味,似乎比自己的家里还要干净,小张是一个单身汉,家里的干净程度自然要差一些。

酒店的床非常的大,非常的软,简直是太舒服了。

不知不觉小张竟然睡着了,他感觉自己似乎是在一朵云彩上面,身上感觉舒服无比。似乎还有温暖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身上,暖洋洋的。小张陶醉在这种舒适的感觉里面,他尽情的享受着。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身价开始颠簸起来,这是有一阵剧烈的风吹过来,剩下的云彩带着他的身体左右摇晃。

小张觉得特别的不舒服,头晕脑胀,胃里一阵翻腾,差一点就要吐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那股奇怪的风已经停止了。

早上感觉自己的身体终于稳定下来,不舒服的感觉也慢慢的褪去。

刚才还是暖洋洋的感觉,现在变得异常的寒冷,好像是自己光着身子站在雪地里面一样,感觉到巨大的寒冷已经将他身体的温度带走了不少。

继续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被冻死呢?

小张感觉整个环境越来越冷,难道是自己被丢进了冰箱吗?小张想爬起来打开灯,他记得自己进来的时候都是开着,但是眼前一片漆黑,是谁把灯给关了吗?

他没有摸到灯的开关,他的心里隐隐的,觉得不安起来。

自己是在做梦吗?如果是在做梦,他希望自己能够立刻地醒过来。

小张已经冷得不行,他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快要被凝固了,感觉自己呼吸出来的气都是冷的,小张自嘲到:“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台空调,吐出来的气都是冷的。”

他想拉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但是他摸索了一阵发现床上什么都没有。

小张非常的失望,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没有在酒店的床上,不知道自己躺在什么地方,寒冷的让人绝望。

小张在床上摸索着,忽然他摸到一只冰冷的手,小张惊叫一声。

他没有想到在这张床上,除了自己还有其他的人,他蜷缩在床的一角,尽量的避开那个冰冷的身体。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光线,小张能够迷迷糊糊的看见床上坐着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看上去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穿着和服,因为光线的原因,她脖子以上的东西看不见。

所以没有办法看清楚这个女人的长相,小张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房间里面本来只有自己一个人,其他人是怎么进来的呢?

看样子这个女人也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就是这样正规的酒店,更不可能是提供特殊服务的人员。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这个房间我已经定下来了,请你出去。”

小张颤抖的说道。女人没有说话,她是用跪做的形式,这是R国人坐的方式。

原来这个女人是一个R国人,小张本来就特别讨厌R国人,更何况是一个半夜闯进自己房间的人。

这个女人是否带着恶意,小张也不清楚,对于这个R国女人小张想自己没有必要对他客气。

他恨恨的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是R国人?我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但是现在我请你立刻给我出去。”

女人还是一动不动,小张彻底的生气了,他大叫着:“你给我出去!”小张推了女人一下,谁知道女人的头就这样的掉了下来,那个头上画着艺妓一样的妆。

那个掉下来的头呵呵的笑了起来,嘴里唱着一首R国的歌曲,那个没有头的身体就像艺伎一样跳着舞。

小张的头炸开了,他惊恐的尖叫着冲出了房间,背后还传来了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歌声。

小张连夜地离开了这家酒店,找了另外一家酒店。

他立刻上网查那家酒店的历史,发现在那家酒店最后一个房间,有一个R国的艺妓被愤怒的市民杀死在那个房间。

所以一直以来,这个房间一直传出了不少的灵异事件,市里面的人都不会住在这个房间。

想不到这样的事情也被自己遇上了,小张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还好自己命大。

沙滩车Yb宜宾4驱沙滩车厂家销售2驱动4驱型沙滩车包送货

清污机厂家海南耙齿清污机价格

干喷混凝土自功上料机干喷混凝土搅拌机

黄山地下管廊CPVC电力管高压电力应用

济宁地下管廊PE电力管安全储存规定

东风D9雾炮抑尘车销售

平顶山地埋CPVC电力管&

娄底市建筑安全鉴定中心

大兴安岭改装国五led屏移动广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