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碧池渊的婊子们2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21:27 阅读: 来源:木托盘厂家

第二十章、猎物

「哦,就是这样,对,使劲吸,对……」

办公桌后,张晓天四仰八叉的躺在皮沙发上,双手放在胯下,似乎正扶在某

个一前一后运动的物体上。

他的表情很是奇怪,一会儿是如同升天一般的舒爽,一会儿又是如同堕入地

狱一般的痛苦。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表情交替出现在他的脸上,交替的节奏似乎也

和他手运动的节奏达成了某种奇妙的协调。

张晓天的下半身完全被宽大的办公桌给挡住了,但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

出那此时此刻这间看似只有他一个人的办公室内正在发生什么。忽然,张晓天脸

上的表情完全切换成了痛苦,他一边发出「哟哟哟」的怪叫声,一边动作怪异地

挺起了腰。只听「啵」的一声脆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拔了出来,而张晓天也随

着那一声重重的摔回了皮沙发上,整个人如同没有了骨头一般瘫软成一滩烂泥。

办公桌下,一个一身标准OL装的眼镜女人从桌下的空档中爬了出来。她娴

熟的将嘴里含着的液体吐进纸巾里,然后扔进垃圾袋,顺手又拿起了一张纸巾擦

拭着嘴唇。她的妆容和头发一丝不乱,表情也保持着波澜不惊,似乎刚才趴在男

人胯下、像母狗一般吸吮鸡巴的完全是另一个人一般。

「张经理,我们还来吗?」

OL装女人露出标准的职业微笑,但那微笑中所包含的却并非彬彬有礼的客

套,而是媚骨内敛的挑逗。瘫在沙发上的张晓天很想马上就把眼前的女人按倒在

办公桌上,但现在的他刚刚被这女人吸走了一发子孙浆,疲软的小兄弟根本无法

响应他的号召,他现在完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OL装女人当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她继续保持着那让张晓天心痒无比的

笑容,依偎在他身边,就要凑上香唇。

但女人的嘴唇接触到男人的前一刻,张晓天用手挡住了她。

「别,老子还没那方面的兴趣,也不像知道自己的子孙到底是什么味的。」

被拒绝的女人假装生气的跳开,道:「张经理您真不懂情趣。」

「情趣?我可不觉得和刚刚含过自己鸡巴的嘴亲一口算情趣啊。」张晓天说

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女人会意,乖巧如小鸟般坐到了她的腿上。

「我昨天给你的东西,带来了吗?」

「带了,张经理交代的,我怎么可能不听呢。」女人娇笑着推开张晓天拨弄

她嘴唇的手。

「你带了?可是我见你是空着手进来的啊,你藏哪儿了?这里?」被打开了

手的张晓天转而将爪子伸向女人高耸的胸脯。这一回,女人不在躲闪他的施为,

却露出一副狡黠的表情道:「张经理可以找找看啊,提醒您一句,可不在我的乳

沟里哦。」

「不在你奶子里?」正要将手从女人敞开的衣领中伸进去的张晓天一顿,但

还是将手伸了进去,他一边活动着手指一边道:「那我可要自己确认一下。」

「哎呀,您还不相信我吗?啊,轻点,您别那么坏啊。」

女人娇笑着扭动身体,但她动作的幅度始终保持在张晓天触手可及的范围内,

与其说是躲闪,不如说是将自己最敏感的部位主动的送到男人的手边。

在两坨乳肉间抓了又抓的张晓天最终还是抽出了手,除了一手的汗他什么都

没找到。他随意的将自己手上的汗水擦在女人的高级职业装上,开口问道:「那

你藏哪儿了?」

女人因为张晓天在她外套上擦汗的动作而皱了皱眉,但听到他问话之后,还

是马上恢复了讨好的笑容,道:「您还没找完呢,再找找看啊。」

「你不会……」张晓天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直接将手伸进了女人的套裙

内,被黑色裤袜包裹着的大腿间,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但对于此间奥秘再熟悉

不过的张晓天在来回抚摸了一下那微微隆起的耻丘以后,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

西。

「啊,张经理您别一直摸啊,要漏出来了。」女人因为张晓天的动作而娇笑

着,但并没有丝毫要去阻止的意味。

张晓天没有理会她,他继续用手指沿着裤袜的中缝摩擦着。最后,他确定了

里面的确有东西,做出了判断的他毫不犹豫的扯破了女人的丝袜,撕开了一个大

口子,然后他用手指拨开了那最后一条挡在私处上的布料,也就是女人内裤的裆

部。然后……「啊啊啊啊啊……」

女人发出一连串让人骨酥筋麻的呻吟。

一个还在微微跳动的小东西,掉在了张晓天的手心里。

张晓天用两根手指夹住那跳动的小东西,拿到自己面前。那是一个粉红色的、

塑料材质的小东西。从外形上看不过一枚在这间会所内绝不罕见的跳蛋。但张晓

天知道,既然是眼前这个女人让他找的,那这个小玩意儿就肯定不一般。

不过,沾满了女人的体液而变得黏黏糊糊的跳蛋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他夹起

跳蛋,直接塞进了女人凑在他脸前娇喘的小嘴里,还在一旁说道:「你自己的东

西你自己舔干净。」

女人被塞了个措手不及,但她还是顺从的含住了跳蛋以及张晓天一并塞进来

的手指,用自己的舌头一点点的、仔细的将那上面粘着的她自己的体液全部吸吮

干净。片刻后,她将张晓天的手指吐了出来,含着那枚已经变得光滑的跳蛋道:

「好,了。」

尽管跳蛋上还是粘上了女人的唾液,但上面这张嘴里流出来的总比下面那张

嘴里出来的让张晓天觉得干净。她从女人献宝一般伸到他脸前的嘴里拿出跳蛋,

放在眼前研究了一下,然后捏住了跳蛋的外壳。

「啪嗒」一声轻响,跳蛋被打开了。里面露出来的,是一个电脑用的USB

接口。

张晓天看着女人,后者则回以饱含深意的眼神。

「全在里面?」

张晓天捏着那打开的USB跳蛋,显得分外郑重。

「对,都在。从那一天开始,全都在里面。」

「没想到啊,你还真能把这些带出来。」张晓天一边将这枚跳蛋,或者说这

枚伪装成跳蛋的U盘装进自己的内兜里,一边用感叹的语气道。

「多一张牌总不是什么坏事,您也是这么觉得吧,张经理。」女人则继续娇

笑着,手臂缠绕上张晓天的身体。

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有提起那U盘内装着的是什么内容,又从何而来。好似

在这只有他们两人的封闭办公室内也在担心不存在的第三者一般,这种讳莫如深

的对话只持续了几句,就匆忙结束了。

收起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张晓天脸上又挂上了淫笑,他现在已经休息好了,

下面的那根东西早就蓄势待发。

女人也十分知趣的转过了身子,她将自己的套裙拉到腰际,丰硕的肥臀对着

张晓天的胯下。两人对于这些配合早已轻车熟路,不需要什么前戏,或者说刚刚

就已经算作前戏,随着一声女人的娇喘,张晓天的鸡巴从后面没入了女人的身体。

插入之后的张晓天就松开了女人,他继续躺在沙发上,任由女人坐在他身上

上下运动。而女人也十分娴熟的并拢了双腿以便让穿着高跟鞋的脚站得更稳,她

用手撑住办公桌的边缘,向前探出身体以保持平衡,然后开始了有节奏的上下套

弄。

粗重的喘息声开始在房间内回荡,比起刚刚和张晓天调情的时候,此时的女

人反而异常的安静。她像是做一项需要无比投入的工作一般屏息凝神,上下的节

奏一丝不乱,反倒是连一根手指都不需要动的张晓天气息一直在变化,粗重的呼

吸声夹在着哼声在女人身下此起彼伏。

就在两人纠缠到难解难分之时,办公桌上,一部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张晓天,见他没有什么表示,就自己拿起了手机。

但屏幕上显示的,却是一个她第一次见到的名字。

「张经理,私人电话。」

她知道这时该如何处置,但她能巧妙的一边维持着上下的动作不乱一边开口

说话和将手机递到张晓天面前,显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张晓天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看了一眼屏幕。

来电人的名字,是顾大鹏。

他拍了拍女人的女人的屁股,女人会意,放缓了节奏。然后,他接通了电话。

「嘿,兄弟!你已经到地方了吧?怎么样,环境不错吧?」

接着他又拍了拍女人的屁股,女人有些诧异,但还是按照一贯的做法重新开

始了套弄。

张晓天接这个电话所表现出来的样子让女人觉得很奇怪。

她从没见过,一向以阴冷、手段狠辣并且在女人中恶名远扬的张晓天,会用

那么亲切的语气和别人说话。而且,张晓天接这个电话时并没有避开她,她能听

到电话那头的声音,这个叫顾大鹏的人毫无疑问是个男人,而且他和张晓天说话

的语气,更是让她听着都觉得胆战心惊。

然而张晓天却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依旧用那张她从没见过的乐呵呵的脸和

对面的男人对话着。女人听得出来,张晓天并不是作伪,他言辞间表现出来的亲

切是真的感情。

那个叫顾大鹏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她有些出神的想着,不知不觉间竟是放缓了节奏。

「啪!」一个巴掌毫不留情的落在她的屁股上,吃痛的女人赶忙加快了动作。

但她的腰却被抱住了,接着,从身后便传来了猛烈的冲击。

唔!他要出来了吗?

这时间是有些快了,但也并不是没有过。让女人意外的地方,是张晓天居然

自己主动的在她的阴道中冲刺。

「啊哈哈,那,兄弟,你就好好享受啊,哦,哦哦哦……」

电话似乎已经讲完了,而张晓天的动作也进入了尾声。他开始发出怪叫,这

倒是女人一直都熟悉的他射精前的「必要程序」。曾经有个会所里的小姐在私底

下说过张晓天射精前的声音很像猴子,然后,那个倒霉的小姐似乎就被送到了保

安宿舍,听说最后人是爬着出来的。

她也忍不住发出了声音,虽然张晓天的抽插还远没有让她到达高潮,但她知

道,身后的男人喜欢这样的配合。

火热的精液开始在她的体内喷发,接着,阳具便马上抽出了她的身体。女人

能感觉到液体洒在她的屁股上、大腿上,可能还有背上。这是张晓天每次射精的

必然选择,他虽然不喜欢戴套,但也几乎不会完整的内射,其间的原因女人到现

在都还想不通。

身体压在沙发上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女人知道,张晓天已经完事了。她

开始自己进行善后,之前就用过的纸巾就摆在她的手边,她抽了几张正要去擦拭

快要倒流出精液的阴道口,手已经伸到了跨间,却被男人拦住了。

「擦什么,一会儿一起。」

嗯?

女人心中的疑问刚刚袭上心头,身体就又被一件冷冰冰的异物深深地插入。

「唔!」

她忍不住叫出了声。那东西很凉,冷冰冰、硬邦邦的触感明显是死物,但却

又如同活物一般扭动着。

「在我好之前,你先用这个吧。你不是没高潮吗?」

男人说着,松开了抵住假阳具的手。女人赶忙用手扶住了那插在她身体里的

玩具,她其实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但无奈,这是男人的兴趣,她只能接受。

「哦,对了。刚刚给我打电话的是我兄弟,就是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个人。他

还在咖啡厅呢,你多留心注意着点儿,出什么事了和我说。」

女人努力地记住男人说出的每一句话,但阴道里肆虐的假阳具却让她很难集

中全部的注意力。她只能用喉咙发出模糊的声音应着,这个时候她已经无法去顾

忌自己的行为会不会被男人惩罚了。

而张晓天还没有说完,他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后继续道:「还有,那个

叫孙鸯的女人跟他在一起,可能要被他带出去。如果洗浴部那老太婆有什么事找

上来,你先拦住,别让她去我兄弟那儿闹腾。」

女人这次没有应声,她的身体整个都在颤抖。假阳具插入的太深,那旋转的

塑胶头顶在她最敏感也最娇嫩的位置上,让她又痛苦又快乐,压抑着呻吟的喉咙

早就没法说话了。

张晓天不再说话了,这突如其来的沉默让女人觉得一阵心惊。接着,身后传

来翻找东西的声音,她看不到男人在做什么,但她觉得好害怕。

而就在她胆战心惊地等待着男人的施为之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女人身体一颤,憋在喉咙里的声音差点儿爆发出来。

而张晓天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皱起眉头,朗声道:「我不是说别打扰我吗?」

门外,传来一阵大笑,然后是一个对于女人来说颇为低沉的声音:「是我,

还不开门吗?」

张晓天皱起了眉头,他看了一眼仍然保持着趴在办公桌边姿势的OL装女人,

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提起裤子,来到门边。

他打开了门,却堵在门边,不让门外那个身高比他还高上一截的女人进来。

然后他不耐烦地道:「刘小姐,你来这里做什么?」

门外,一身晚礼服的丽塔·刘并没有因为张晓天明显的拒绝而生气。她微笑

着道:「我只是来看望一下朋友的儿子,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张晓天咬了咬牙,道:「你和我老板是……『朋友』,这个我不否认,但你

并不认识我家老头子吧?所以咱们还是别从这里攀感情了,你是我们会所的客人,

这样就好。」

「嗯?这么冷淡啊,姐姐我可是很伤心的哦。」丽塔·刘伸出手,指了指张

晓天的裤裆,「看来你的那根小家伙已经忘记姐姐的好了呢。」

张晓天这才注意到自己匆忙间没有拉上裤链。他立即挡住了那里,但松开的

手却让门被丽塔·刘轻易推开。

「哦……原来你屋里还藏着一位啊,怪不得呢。」丽塔·刘越过手忙脚乱拉

裤链的张晓天,径直走向办公桌后,OL装女人所在的位置。

办公桌后,OL装的女人似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有点儿想要躲到桌下,

但又不得不保持着单手扶住桌面、另一只手还要扶住身下的假阳具的姿势。她只

能看着丽塔·刘来到她身边,那毒蛇一般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的身体,让她毛骨

悚然。

「啧啧,不错的材料啊。这里也好好开发了吗?」

丽塔·刘的中指毫无征兆的按进了OL装女人的肛门中。OL装女人张大了

嘴,手指在她的直肠内肆意搅动着,但她却无法反抗,也发不出任何声音,直到

丽塔·刘抽出手指,她才浑身一颤,大腿和胳膊都剧烈颤抖着,几乎就要趴在桌

子上。

「不错啊,这不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吗。」丽塔·刘看着自己手指上黏着的透

明液体,毫不顾忌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吸吮着自己的手指,转头对张晓天道:

「送给我如何?」

OL装女人的身体又是一颤,她终于坚持不住,趴在了桌子上,失去了手臂

支撑的假阳具从她的阴道里滑落出来,掉在地板上,还在不停的扭动。

张晓天黑着一张脸,他没有回复丽塔·刘的话,而是道:「你到底是来干什

么的?」

丽塔·刘知道,这已经是男人对她的拒绝了。她拍了拍趴在桌子上的OL装

女人的屁股,发出响亮的声音。接着,她走到张晓天身边道:「好吧,既然张少

爷不舍得我也不横刀夺爱了。」

她从晚礼服露出的深邃乳沟中抽出一张白色的卡片,伸手递给了张晓天。

张晓天接过一看,忍不住说了一声:「大鹏?」

「他果然是你的朋友啊,张少爷。」丽塔·刘没有要回照片的意思,她绕过

张晓天,走向了门口。

「等等,你要对他做什么?」

「对他?不不,我可不会对他做什么,恰恰相反哦。」丽塔·刘回头,看着

拦住了她的张晓天,她深处深红色的舌头,舌面上穿刺的银亮舌钉晃出亮闪闪的

光芒。

她接着道:「我希望的,是他对我做什么。其实你的说法也没错哦,我是要

对他做一些事情,毕竟这还涉及到我们之间的赌注呢。那可是我那亲爱而又无能

的丈夫十分喜爱的一件玩具,我可要好好的利用哦。」

张晓天的脸色越来越沉,尽管他实现已经透过顾大鹏的描述猜到了一些细节,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兄弟,居然会是和眼前的这个女人牵扯到了一起。

「那就这样,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算打过招呼了呢。」丽塔·刘说着,

出了门。站在门口,她突然又转过了身体,视线越过立在那儿的张晓天,投向办

公桌之后。

「那真的是个不错的材料呢,你真的不愿意送给我吗?」

张晓天一言不发,只是狠狠地摔上了门。

险些被撞到鼻子的丽塔·刘脸色一变,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虽然并没有得到许可,但张晓天的态度,已经告诉了她对方并不会直接去阻

止她的行动。

那……她还有什么犹豫的呢。

手指伸向胸前,却掏了个空。丽塔·刘这才想起刚才那张照片还在张晓天的

手里。

算了,照片什么的已经不需要了。毕竟……

真人,不就在楼下等着我吗?

她再次深处舌头,如蛇一般舔舐着自己血红的嘴唇。

那,才是她的猎物。

铸剑bt(低价版)

九州仙缘红包版

乱入三国手机版

战略三国下载

相关阅读